铝道网】尽管夜色已经朦胧,海航总部大厦的恢弘却没有丝毫减弱。在这个海岛上较繁荣的城市里,海航大厦依然是较醒目的标志。
这也是整个海南省较醒目的企业。19年前,陈峰以千万起家,到现在,海航集团资产达到数千亿。在今年1月11日至14日,海航集团在海口召开年度工作会议。会议上,陈峰告诉所有员工,海航集团的资产总规模已经超过4000亿,自有资产2000多亿,2011年的收入增长率达到66%,基本符合世界500强的入围标准。
周边所有建筑都将气势让给了海航大厦。当年陈峰介绍这栋新大厦时说造型像盘腿而坐的佛像。陈峰信佛并不是一个秘密,事实上,据海航内部员工说,海航集团的大部分高管都信佛。办公室里甚至设有佛龛。
达沃斯论坛上的陈峰穿着黑色中山装,更多日常时候他都穿着对襟大褂与布鞋。他谈起经商之道时也总是与机缘,心的智慧这些禅机相连。
陈峰事实上很少出现在海航大厦里。普通员工们见到他的机会并不多,靠前次是入职的时候。每一批新员工进入海航,陈峰都会集中做一次讲话。还有就是春节前,海航的高官们集体慰问员工。
陈峰也坦诚地告诉员工们,为了准备这一次年度工作会议的讲话,他写了30张毛笔字的讲话提纲。事实上,每一次讲话前,陈峰都会认真准备。他通常先是非常快地写完靠前稿,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内逐步丰富数据,以及对国内外形势分析。
陈峰也在反思。2011年,海航集团关停了旗下200多家企业。他明确提出,海航要转型。
海航是什么
陈峰的理念本来是沿着航空相关产业进行扩张,但这个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。
这无疑是一个庞然大物。
航空业通常说三大航:中国航空集团公司、中国南方航空(600029,股吧)集团公司以及中国东方航空(600115,股吧)集团公司。三大航隶属于国资委,是央企。而海南航空(6002永利国际402娱乐官网,21,股吧)属于海南省国资委,是地方企业,只能跟在三大航后面做第四大航空集团。
然而从资产规模来说,海航集团已经远远超过三大航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中航集团总资产超过1600亿,南航集团的总资产约为1500亿,东航集团总资产超过1000亿,而海航集团总资产已经约为2000亿。2011年,海航集团的总收入就达到1200亿。
海航集团涉及到的产业有一幅辽阔的版图。集团旗下有六大产业板块,分别为海航航空、大新华物流、海航资本、海航实业、海航基础以及海航旅业,共约450家企业。
航空业一直是海航的核心支柱产业,由海航航空控股有限公司集中管理,旗下有大新华航空、海南航空、天津航空、祥鹏航空、香港航空以及其他与航空相连的企业。
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现在是海南航空的控股股东。较早,海航出资收购新华航空。2007年,再高调设立大新华航空,拟将集团航空资产装入大新华航空旗下,赴香港上市。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,大新华航空在H股的上市计划无疾而终。
大新华航空赴港上市未果,海航集团对香港的布局并未停止。几年前,海航通过交易控股了香港的中富航空和港联航空。整合之后,两家香港本土的航空公司成为海航旗下现在的香港航空。而香港航空很可能成为海航在H股的融资平台。
物流行业是航空集团都积极参与的一个产业。海航集团的物流产业统一归入到大新华物流集团旗下。该集团目前拥有约17家下属公司。
在海航集团的六大产业板块中,只有物流是尚在亏损的产业。去年,大新华物流爆出拖欠船东租金被告上法院。而年初,陈峰密会郭台铭,达成合作协议,物流行业就是其中一项。郭台铭公开表示相信海航集团的资金实力。陈峰则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在目前的国际环境下,海运盈利较难。
陈峰说海航集团70%以上的收入来自航空旅游、现代物流和现代金融服务业。海航几乎已经拿到所有金融牌照。海航资本板块下有证券、信托、基金、保险、期货、租赁公司。
酒店控股、酒业等行业被放在海航实业旗下;房地产、海岛开发等则属于海航基础;旅行社等旅游相关产业归属于海航旅业。
这显然是四面开花的产业版图。陈峰的理念本来是沿着航空相关产业进行扩张,但是随着零售业、金融业、房地产等行业的进入,这个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。

铝道网】有哪些规模名列前茅的上市企业是由40岁以下的年轻人执掌着呢?本榜单列出了其中较显赫的20位。他们中一部分人是自主创业,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加入已经成立的公司并帮助其快速成长。
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
Zuckerberg)年仅27岁,担任社交网站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,本月早些时候,Facebook已提交首次公开募股申请,划融资50亿美元。上市后,该公司市值可能将介于750-1,000亿美元之间。8年前,扎克伯格与朋友在哈佛大学寝室创办了Facebook,此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但我们这份较有有影响力青年企业带头人榜单,并未将他包括进去,因为Facebook毕竟还没有在股市公开交易。
大型交易所上市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需要向股东负责,还得承担各种相关责任,那么,有哪些规模名列前茅的上市企业是由40岁以下的年轻人执掌着呢?
本榜单列出了其中较显赫的20位。他们中一部分人是自主创业,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加入已经成立的公司并帮助其快速成长。有的人运气很好,不断得到伯乐的提拔,另一些则接掌了家族业务。不管他们是如何达到这样的成就,按照截至2月13日的市场交易数据,他们掌管的公司脱颖而出,成为了由40岁或以下的CEO执掌的上市公司中市值较大的。
他们领导的企业涵盖各行各业,包括跑车制造、房地产信息网站、财产保险、鞋类制造和互联网巨头。38岁的拉里·佩奇(Larry
Page)领导着谷歌,该公司的名字已成了常用的动词,当我们希望搜索某种信息时,我们几乎都会说“我去谷歌一下”,因为该搜索引擎已经成了球网民寻找信息、视频、邮件、地图和图片时较喜爱的工具。
1996年,拉里·佩奇及谷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谢尔盖·布林(Sergey
Brin)打造了一个叫做“Back
Rub”的搜索引擎,当时两人都是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研究生。两年后,两人又创立了谷歌——Google是对“googol”一词的巧妙变形,而googol是一个数学用语,代表10的100次方。这个名字凸显,通过该网站可寻得的信息是海量的。目前,谷歌的市值为1,990.5亿美元。
现年31岁的安德鲁·梅森(Andrew
Mason)是Groupon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,这家热门的团购网站为用户提供本地商户的大幅折扣。梅森毕业于西北大学,获得了音乐方面的学位,但此后阴差阳错成了软件开发者。2007年,他创办了The
Point网站,旨在组织大量网民同时从事某种行动,一年后Groupon脱胎于该网站。2010年,Groupon拒绝了谷歌60亿美元的收购报价,此后该公司于2011年6月提交上市申请,同年11月开始在纳斯达克挂牌,当前市值为124.1亿美元。
佩奇和梅森革新了互联网,而39岁的凯文·普兰克(Kevin
Plank)则为赛场上的运动员带来了全新体验。还在马里兰大学读书的时候,普兰克做起了自己的靠前门生意——出售情人节玫瑰花。他当时赚了大约1.7万美元,这些收入随后帮助他创立了一家生产吸湿排汗面料的公司。在大三的时候,他是学校橄榄球队的成员。他当时开发出一种样品面料,制作涤纶——莱卡纤维混合T恤,以帮助自己和队友保持身体干爽。15年后的今天,他是体育用品公司Under
Armour的首席执行官,该公司市值已经达到42.7亿美元。
现年39岁的埃伦·莫斯克(Elon
Musk)是一个工作狂,在先后掌管过几家大型企业后,他进入人生较辉煌的时期。在他25岁左右的时候,他和自己的兄弟创建了Zip2公司,为新闻机构提供网络发布软件。随后他和其他人共同创建了一家在线金融服务和电子邮件支付公司,也就是PayPal的前身。带着这些丰富的经验,莫斯克30出头时加盟了特斯拉汽车(Tesla
Motors),该公司的主打产品是特斯拉Roadster电动跑车。2004年后他一直担任该公司董事长,2008年后又兼任首席执行官和“产品架构师”。特斯拉目前的市值为32.8亿美元。
斯宾塞·拉斯科夫(Spencer
Rascoff)现年36岁,是热门房地产信息网站Zillow的首席执行官,成为地产行业商界领袖之前,这位哈佛毕业生已在其他领域闯出了一片天下。他曾在旅游行业工作了5年,其间与他人共同创办了Hotwire.com,还当过Expedia公司负责宾馆业务的副总裁。
Zillow创办不久,拉斯科夫就加入了该公司,此后担任过多种职位,较终成为其主要决策者。2005年,拉斯科夫担任首席财务官和负责营销事务的副总裁,2008年成为首席运营官,2010年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。Zillow目前的市值为9.1501亿美元。
登上这份榜单的青年才俊都是:由40岁或更年轻的首席执行官管理的上市公司中,全美较大(依据2月13日的市值衡量)的20家的带头人。我们所用的数据来自标准普尔下属公司Capital
IQ。

作者:匿名2108次浏览

作者:欧阳梦雪3304次浏览

作者:匿名3046次浏览

铝道网】他为什么总是靠前个?
更能体现王兴战略眼光的是他的三次踩准行业热点,从校内网到饭否网再到美团网,他都做了引领行业潮流的靠前人。不同的人,评价王兴时都不约而同地用了“聪明”这个词。王兴的脑门比常人宽得多,据说这是聪明的象征。他可能是中国较有有天分的创业者之一,学习能力强,眼光敏锐,执行力也强。我问王兴为何总是引领创业潮流,他回答:“我对新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。”我每次见到他,他都会说:“我正在做很有趣的事情。”小学时他曾和同学去爬火车,老师问他们怎么这么顽皮,他回答:“我们在研究蒸汽机。”“他对新事物感兴趣,他对感兴趣的东西喜欢思考。”王兴的小学同学陈伟山说。
在赖斌强的眼里,王兴的三次靠前,绝非偶然。“他发掘能力很强,常常一个浏览器开上几十个国外的科技网站,所以他总能在靠前时间看到较新的技术。同时,他能干。有些科技博客博主看到了未来,但光评论,不动手。王兴有动手能力,身边有人,能马上去做。”
王兴对细节的把握非常强。“同样画一个东西,他就能比别人做得好。”赖斌强说,“校内网出来以后,两三个月就有类似的网站出来。不论从功能上还是细节上,校内网都比其他网站好。”做网站一个页面10个按钮,王兴会告诉员工右对齐比中间对齐好,如果员工不信,他会找出一堆文章来论证这件事。
在他的创业伙伴与员工的眼里,他不是一个严厉、霸道的人。虽然初次见面的人容易觉得他不太好沟通,但实际上他很nice。他比较坚持,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就能说服他,又不会很固执。同时他是苛刻的,追求完美的,他不会骂人,但要得到他的赞许很难。他始终给人一种压力,你必须跟的东西看齐。
他是典型的“极客”,浸淫互联网多年,也对自己的产品体验至深。他去珠峰,一路行程通过饭否发布出来;他聚会的时候,会将周围的人手机借来发消息到饭否,对比不同型号手机在饭否上的效果。他在美团上消费,亲身体验后,增加了美团网短信评价的功能。用户消费之后,可以通过短信来点评这次消费。逾期不消费退款的条款也是他有了体验之后提出来的。
“发现眼光、执行力、细节,决定了他能很快冲出去,百米赛跑起跑中他跑得很好。”赖斌强说。
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孙谦谈及王兴为何先知先觉,总结了几个方面的原因,“靠前,他非常聪明;第二,他对互联网有很强的好奇心;第三,他对互联网比较敏感,他在里面浸泡的时间很长,从2000年就非常着迷,看各种新公司、商业模式。有一本中文名叫《异类》的书,提到一些人能够成功,是因为他在这个行当泡的时间超过一万个小时。超过了这个时间,你就会触类旁通,比一般人更敏感。比如巴菲特为何比一般人的投资成功,因为他从小对投资比别人感兴趣。”
“和国内其他人相比,王兴的眼光是球性的,他不是紧盯着中国,也没心思跟着中国已有的。他学有潜力的、有未来的。这是他的长项,也是他的短处。长处是善于发现具有巨大潜力的新东西;短处是对新东西没有二次创新。但他能发现具有生命力的东西,已经非常难得了,其间他看了几百个公司、几百个模式,才筛选出这个东西。”谢文说。
在中国,“创新”前面加了一个“微”,变成了流行的“微创新”概念。多数时候,它只是“抄袭+改良”的遮羞布罢了。小公司指责大公司山寨他们,让小公司没有活路;但是,放眼望去,小公司的创新多半也能在国外找到相对应的原版。这是中国互联网的尴尬:为什么中国出不了Facebook?
谢文认为陈一舟收购校内网之后,急于做收入,急于上市融资,没有将校内网往平台打造。它学开心网,急于做应用,讨好身为年轻人的核心用户,以娱乐为主。等它向全社会开放的时候,已经没人认同了。“人人就是个社交娱乐网,赚了点钱,没有了后劲,离Facebook越来越远了。”
这个始终严厉批判国内互联网从业者的创新意识的观察家,认为中国的创业者过于实用主义,追求短、平、快,哪个产品火就做哪个,缺乏Facebook的创新意识和颠覆意识。
“国内的SNS做得有好有坏,但离Facebook差距太远了。一方面,国内有QQ,抢占了不少市场;另一方面,我们与美国整体差距挺大的。做一个公司,不是一个人、也不是一个团队能搞定的。从IBM、微软、Google到Facebook,是四代优质IT公司。做到这个程度,不是个人和团队的努力,而是综合国力和社会水平的体现。差距是全方位的,如果我做,我也做不到Facebook那级别。像百度在中国很牛,但和Google不是一个量级的。”王兴说。
2011年春节,王兴去美国姐姐家过节。他姐姐也是软件工程师,在硅谷安了家。这一次硅谷之旅,对王兴冲击很大。“硅谷真的相信科技改变世界,他们已经走出了IT的圈子,生命科学、能源等都冲到了前沿。硅谷有个民营公司做火箭发射,做了八九年,NASA(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)已经将15亿美元的合同交给了这家公司。为什么发射火箭一定要让政府干?他们真的相信科技是靠前生产力。”
一位Facebook的普通员工带着他参观了公司的里里外外。这在中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。在Facebook,王兴感受到了工程师和普通工程师的巨大差距。Facebook大概有500名工程师,大概十来名工程师管理着图片应用的十万台服务器,Facebook用户每天上传上亿张照片。“在中国拥有500名以上工程师的公司太多了,但工作效率没法跟美国比。”王兴说。在Facebook,他听到这一句话:好的工程师和差的工程师,差距是10万倍。这让他感到震惊,他以为觉得是10倍甚至100倍的差距。
自2006年在美国投资人那里融资失败后,他再也没找过美国投资人。这次硅谷之旅,他见了美国一批投资人。这些投资人不仅关注财务回报,还关注是否能够改变世界。“我想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,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。但我们注定在这个世界里,不可能在别的世界里,所以我们做好事情,改变世界,对我们自己是有好处的。”
他深刻意识到中国与美国的差距,像云计算这样根本的变革,国内外的差距如同100多年前外国有蒸汽机中国没有的差距。他为此着急。
在他眼里,国内的创业环境正变得更好,“各个角落都在改善,融资也更容易了,VC更多了,天使投资也更多了”。对于国内时时刻刻在提的“创新”,他认为“创新很难直接鼓励,只能鼓励尝试,甚至鼓励失败”。
在谢文眼里,王兴是这一代年轻人出类拔萃的代表。同龄的创业者里,他认为豆瓣的杨勃、Discuz!的戴志康,与王兴一样,有理想、有创新精神、有强烈的追求,品质不错,正是他理想中的年轻人。
2011年上半年美团每个月的收入都有七八千万元。王兴说,下半年增速会更快。这个小学时候就觉得自己当校长能做得更好的年轻人,这个始终相信科技是靠前生产力的年轻人,这个被视做理想的年轻人的代表的创业者,现在已经看到了成功的希望。接下来的问题是,等美团成功之后,他会在创业的路上走得更远吗?
他为什么总是靠前个?
更能体现王兴战略眼光的是他的三次踩准行业热点,从校内网到饭否网再到美团网,他都做了引领行业潮流的靠前人。不同的人,评价王兴时都不约而同地用了“聪明”这个词。王兴的脑门比常人宽得多,据说这是聪明的象征。他可能是中国较有有天分的创业者之一,学习能力强,眼光敏锐,执行力也强。我问王兴为何总是引领创业潮流,他回答:“我对新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。”我每次见到他,他都会说:“我正在做很有趣的事情。”小学时他曾和同学去爬火车,老师问他们怎么这么顽皮,他回答:“我们在研究蒸汽机。”“他对新事物感兴趣,他对感兴趣的东西喜欢思考。”王兴的小学同学陈伟山说。
在赖斌强的眼里,王兴的三次靠前,绝非偶然。“他发掘能力很强,常常一个浏览器开上几十个国外的科技网站,所以他总能在靠前时间看到较新的技术。同时,他能干。有些科技博客博主看到了未来,但光评论,不动手。王兴有动手能力,身边有人,能马上去做。”
王兴对细节的把握非常强。“同样画一个东西,他就能比别人做得好。”赖斌强说,“校内网出来以后,两三个月就有类似的网站出来。不论从功能上还是细节上,校内网都比其他网站好。”做网站一个页面10个按钮,王兴会告诉员工右对齐比中间对齐好,如果员工不信,他会找出一堆文章来论证这件事。
在他的创业伙伴与员工的眼里,他不是一个严厉、霸道的人。虽然初次见面的人容易觉得他不太好沟通,但实际上他很nice。他比较坚持,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就能说服他,又不会很固执。同时他是苛刻的,追求完美的,他不会骂人,但要得到他的赞许很难。他始终给人一种压力,你必须跟的东西看齐。
他是典型的“极客”,浸淫互联网多年,也对自己的产品体验至深。他去珠峰,一路行程通过饭否发布出来;他聚会的时候,会将周围的人手机借来发消息到饭否,对比不同型号手机在饭否上的效果。他在美团上消费,亲身体验后,增加了美团网短信评价的功能。用户消费之后,可以通过短信来点评这次消费。逾期不消费退款的条款也是他有了体验之后提出来的。
“发现眼光、执行力、细节,决定了他能很快冲出去,百米赛跑起跑中他跑得很好。”赖斌强说。
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孙谦谈及王兴为何先知先觉,总结了几个方面的原因,“靠前,他非常聪明;第二,他对互联网有很强的好奇心;第三,他对互联网比较敏感,他在里面浸泡的时间很长,从2000年就非常着迷,看各种新公司、商业模式。有一本中文名叫《异类》的书,提到一些人能够成功,是因为他在这个行当泡的时间超过一万个小时。超过了这个时间,你就会触类旁通,比一般人更敏感。比如巴菲特为何比一般人的投资成功,因为他从小对投资比别人感兴趣。”
“和国内其他人相比,王兴的眼光是全球性的,他不是紧盯着中国,也没心思跟着中国已有的。他学有潜力的、有未来的。这是他的长项,也是他的短处。长处是善于发现具有巨大潜力的新东西;短处是对新东西没有二次创新。但他能发现具有生命力的东西,已经非常难得了,其间他看了几百个公司、几百个模式,才筛选出这个东西。”谢文说。
在中国,“创新”前面加了一个“微”,变成了流行的“微创新”概念。多数时候,它只是“抄袭+改良”的遮羞布罢了。小公司指责大公司山寨他们,让小公司没有活路;但是,放眼望去,小公司的创新多半也能在国外找到相对应的原版。这是中国互联网的尴尬:为什么中国出不了Facebook?
谢文认为陈一舟收购校内网之后,急于做收入,急于上市融资,没有将校内网往平台打造。它学开心网,急于做应用,讨好身为年轻人的核心用户,以娱乐为主。等它向全社会开放的时候,已经没人认同了。“人人就是个社交娱乐网,赚了点钱,没有了后劲,离Facebook越来越远了。”
这个始终严厉批判国内互联网从业者的创新意识的观察家,认为中国的创业者过于实用主义,追求短、平、快,哪个产品火就做哪个,缺乏Facebook的创新意识和颠覆意识。
“国内的SNS做得有好有坏,但离Facebook差距太远了。一方面,国内有QQ,抢占了不少市场;另一方面,我们与美国整体差距挺大的。做一个公司,不是一个人、也不是一个团队能搞定的。从IBM、微软、Google到Facebook,是四代优质IT公司。做到这个程度,不是个人和团队的努力,而是综合国力和社会水平的体现。差距是全方位的,如果我做,我也做不到Facebook那级别。像百度在中国很牛,但和Google不是一个量级的。”王兴说。
2011年春节,王兴去美国姐姐家过节。他姐姐也是软件工程师,在硅谷安了家。这一次硅谷之旅,对王兴冲击很大。“硅谷真的相信科技改变世界,他们已经走出了IT的圈子,生命科学、能源等都冲到了前沿。硅谷有个民营公司做火箭发射,做了八九年,NASA(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)已经将15亿美元的合同交给了这家公司。为什么发射火箭一定要让政府干?他们真的相信科技是靠前生产力。”
一位Facebook的普通员工带着他参观了公司的里里外外。这在中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。在Facebook,王兴感受到了工程师和普通工程师的巨大差距。Facebook大概有500名工程师,大概十来名工程师管理着图片应用的十万台服务器,Facebook用户每天上传上亿张照片。“在中国拥有500名以上工程师的公司太多了,但工作效率没法跟美国比。”王兴说。在Facebook,他听到这一句话:好的工程师和差的工程师,差距是10万倍。这让他感到震惊,他以为觉得是10倍甚至100倍的差距。
自2006年在美国投资人那里融资失败后,他再也没找过美国投资人。这次硅谷之旅,他见了美国一批投资人。这些投资人不仅关注财务回报,还关注是否能够改变世界。“我想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,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。但我们注定在这个世界里,不可能在别的世界里,所以我们做好事情,改变世界,对我们自己是有好处的。”
他深刻意识到中国与美国的差距,像云计算这样根本的变革,国内外的差距如同100多年前外国有蒸汽机中国没有的差距。他为此着急。
在他眼里,国内的创业环境正变得更好,“各个角落都在改善,融资也更容易了,VC更多了,天使投资也更多了”。对于国内时时刻刻在提的“创新”,他认为“创新很难直接鼓励,只能鼓励尝试,甚至鼓励失败”。
在谢文眼里,王兴是这一代年轻人出类拔萃的代表。同龄的创业者里,他认为豆瓣的杨勃、Discuz!的戴志康,与王兴一样,有理想、有创新精神、有强烈的追求,品质不错,正是他理想中的年轻人。
2011年上半年美团每个月的收入都有七八千万元。王兴说,下半年增速会更快。这个小学时候就觉得自己当校长能做得更好的年轻人,这个始终相信科技是靠前生产力的年轻人,这个被视做理想的年轻人的代表的创业者,现在已经看到了成功的希望。接下来的问题是,等美团成功之后,他会在创业的路上走得更远吗?

相关文章